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三十九章 听劝言心有偏执
    安歌的攻击彷佛引发了整座山崖的崩溃,一块块巨石在轰鸣声中纷纷滚落,如月强撑着的六字大明金轮已经在轰击中失去了光芒,回到了如月体内,而如月此刻抱着安歌,承受着落石的攻击。

     安歌也没有料到事情到了如此地步,为了不被巨石砸成肉泥,她赶忙催动灵气,将两枚耳环祭出,化作防御的灵器,抵挡巨石下落的攻击,奈何到现在安歌还是没有探知到山谷的底部,被如月束缚着,她更无法脱身向上。

     “给我开!”安歌一掌拍向如月的背部,然而安歌只感觉如月背后传来一股柔劲,将她的攻击化为乌有,安歌紧接着另一只手推向如月的腹部,也被如月化解开来。

     “此袍为净心僧袍,对于如此攻击还是能够抵挡一二的!”如月勉强笑了笑,右手一指点中安歌的后心,有佛光一闪而没,安歌只感觉心神恍惚,下一刻昏倒过去,而如月也紧接着被一块落石砸中,失去了意识。无尽的深谷中,但见两道身影在落石之中宛若蝴蝶飘摇落下。

     当落紫槿从昏迷中醒过来的时候,看到了床头冥想的冲虚子,落紫槿刚想起来,冥想中的冲虚子立刻睁开了眼睛:“师妹,你可算醒过来了!”冲虚子赶忙起身扶着落紫槿倚着墙半坐起来,“来,喝点东西,你都昏过去一天一夜了。”

     落紫槿听了冲虚子的话,不仅眼眶一红,又哭了起来,当即也不喝东西,就要掀开被子下床。

     冲虚子赶忙拉住她:“阿槿,你这是干嘛!”一边说着,一边抱住落紫槿。

     “我要回访仙谷,我要去救父亲母亲,你别拦着我!”落紫槿一边挣扎,一边痛苦。

     冲虚子自然不会放开落紫槿,只是不断出言安慰,等到落紫槿哭累了,冲虚子才从开手:“阿槿,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我也十分担心师父和师母,他们从小教导我长大,就像我的亲生父母一般,现在我也是心急如焚,可是我们根本无法对付神册皇朝啊,我们去了只能是送死而已,那样的话,访仙谷最后的希望也都没了!”

     “那,那我们该怎么办?”冷静下来的落紫槿听了冲虚子的话,一时也没有主意,只能看向冲虚子。

     “访仙谷的弟子几乎都陷在了谷中,我们只能依靠其他门派了,我之前在外结交了一些道友,准备去请求他们的帮助,你这边呢?”冲虚子沉吟了片刻说道。

     “我这边,我只认识东方大哥他们,可是他们是不会涉入世事的,更何况只是我的私事。”落紫槿轻声说道,说到这里,落紫槿神色一暗,心底不由闪过那个少年的身影,只是可惜,如今他已经不在人间:“若是他还在的话,肯定会帮我的吧!”

     “话也不能这么说,我看东方傲天他们也不是无情无义之人,况且他们能够为了黎民苍生冲进混乱的五洲之中,你作为他们之中的一员,遇到了如此事情,他们怎么会对你弃之不顾,我未曾听过能有对友人之难不顾,却能胸怀苍生之人的。”冲虚子温柔地说道。

     “可是,可是我总觉得这样麻烦他们不好吧!”落紫槿虽然如此说,但是心里已经有些动摇,毕竟此刻她遭逢大难,六神无主,在冲虚子一番好言好语的劝说之下,怎能不会接受这个建议。

     “既然如此,事不宜迟,阿槿你联系东方傲天,我就去挨个拜访那些门派,好夺回访仙谷,救出师父、师母以及师弟、师妹们!”冲虚子抱住落紫槿的肩膀说道,落紫槿皱了皱眉头,身体往外侧了一下,与冲虚子拉开了距离。

     “师兄,我先出去看看其他人怎么样了,毕竟这些也是我招募的修士,我昏迷了这么长时间,也该出去看看大家了。”落紫槿找了个理由,赶忙出去了。

     看着落紫槿的背影,冲虚子面无表情,双眸之中闪过一丝寒芒,转瞬而逝:一切都在按照计划之中前进,希望玄师弟不要让我失望啊,东方傲天,止戈,你们都要乖乖的臣服与我!

     落紫槿看着已经安排好住处,恢复正常生活的人们,心下也不由惨然:真希望我也生在平民之家,那样哥哥也不会被耶律弘才杀死,我们一家也不会与神册皇朝发生纠葛,自然也不会闹到如今这种地步。落紫槿越想越难过,却不知自己已经陷入了偏执,如果她真的只是一个平凡家庭的女儿,此刻就如这些眼前的难民一般,四处辗转,逃避战争,少不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她眼前的这些难民又有多少不羡慕她这种修行之人,高来高往,不受世俗约束。

     落紫槿心底乱成一团,干脆将这些放在了一边,将止戈的成员叫到一起,大概讲了访仙谷发生的事情,并且表示自己暂时不会在参加止戈的任务,准备集结人马,重新夺回访仙谷,众人如果愿意一起,成功之后自有重谢,若不愿意,可以选择继续执行止戈的任务,也可以自行离去。

     落紫槿的这一番话,情真意切,除了三四个性格恬淡的修士,其余之人纷纷表示愿意帮助落紫槿夺回访仙谷,落紫槿表达了一番感谢之后,回到自己的屋中,掏出一枚东方傲天交给她的玉符,随后落紫槿将玉符激活,朝着玉符说了事情的原委和请求,随后那玉符就化作流光,消失在天际。

     “现在只能等待了,就算东方大哥不帮忙,我也得再想些办法,否则这些人是无法攻上访仙谷的!”落紫槿一念至此,盘膝冥想,开始盘算着自己还有哪些可以利用的因素。

     “对了,阴子濯好像就在北方的城中,若是能够借助求魔宗的力量,或许能够增加胜率!”落紫槿想起之前有过数面之缘的阴子濯,兴奋地睁开了双眼,由于求魔宗相助神册皇朝,落紫槿也在战场附近遇到过阴子濯,两人还交谈过几次,从言语中落紫槿知道求魔宗对访仙谷至少是没有敌意,甚至是想拉拢的,如此倒也有些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