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三十一章 只身拦路先诛心
    当赵沐风三人赶到飞彭村的时候,此地已化作一片废墟,只残余着几朵幽蓝的鬼火在残垣之上燃烧。

     “看来他们发觉了什么,已经离开了。”赵沐风环顾着周遭的一切说道。

     “在这里一定发生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所以他们临走才会将这里烧毁。”西门孤叶恨恨地说道。

     “这就麻烦了,我们该怎么追踪他们啊!”赵沐风叹了口气说道。

     “应该还有办法,在那乌鸦的身上我感受到过一种奇怪的魂力,与这灵玉的气息很相似,如果能够依靠这个,应该能够追查到他们的去向。”暮渊轻声说道。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听你指挥了!”赵沐风笑着说道,“看他们干的这一切,我就恨不得将他们立刻抓起来!”

     暮渊听了也不答话,将红色灵玉拿出,开始尝试催动它,用来寻找黑衣人的踪迹。

     即墨小柒和烬看着面前诡异的阵势,着实感到很无语,话说两人自从改路前往乾德皇朝寻找赵沐风之后,就一直在赶路,这天发现带的物资不够了,再加上烬想去汴京城看看,就改道而来,没想到还没到汴京城,就遇到了如今的阵仗。

     但见十一名钦天卫打扮的修士被一名身着浅蓝衣裳的女子挡住了去路,没错,就是一位女子挡住了十二位钦天卫的去路。

     “阁下何人,为何要挡住吾等去路!”当葛归阳看到那位撑着油纸伞款款而来的女子之时,就知道自己一行怕是遇到麻烦了。

     “我是谁?”那姑娘在胸前扇了扇手:“你既然不知道本姑娘是谁,为何又要和贼人窜同,诬陷于我?那谋刺乾德公的罪名太大了,本姑娘着实害怕的紧呢!”

     “你是淼!”葛归阳听到这一话,大致猜出了此人的身份,同时也暗暗叫苦。原来在听闻那一切之后,葛归阳派遣一名钦天卫先回汴京,将自己听闻的一切告知乾德公,却没想到,情报不知送到了没有,自己一行人先被凶手本尊给堵在了半路之上。

     “呦,很聪明啊,这就猜出来我是谁了?”淼笑吟吟地说道:“也不知道该说你幸运还是不幸呢?这人呢,有时候浑浑噩噩度过一生,不去管那么许多杂七杂八的事情,即便知道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也把它藏的深深的,揣着明白装糊涂,反而能颐养天年,但是呢,有些人就喜欢耍些小聪明,观者管那,事情没有处理多少,自己的小命却也要搭进去了,纵然知道了许多深处的秘密,可是,值得吗?”

     张灵媛此刻已经恢复了一些修为,但是还没有达到最佳的状态,在葛归阳身后的她从见到淼的第一眼的时候,就从心底升起一股不安:“师兄,这女子有古怪,恐怕不是善类。”

     “她敢如此大摇大摆的前来,不知道有什么埋伏,还是说她自信凭借自己就能将我等拦在这里。”葛归阳沉吟道,“你从哪里听来的消息,我派出的钦天卫是直接上奏乾德公的!”

     “果然是钦天卫,这就开始打探情报了,真不愧是皇朝的好狗。”淼翘起嘴角说道:“只可惜,告诉你又如何,再让你们在临死前再伤一次心吗?”

     “你什么一丝!”葛归阳突然从心底升起一阵凉意,声音也带着一丝颤抖。

     “你的那个手下,叫什么来着。”淼拄着下巴想了一下:“哦,对了,叫张宣吧,他确实没有辜负你,将信息带到了乾德公的面前。”

     “然后呢!”葛归阳已经将金钱剑和昭明镜全部祭出,身后钦天卫也纷纷亮出灵器。

     “然后他就走了,走的很华丽,就比如,这样!”淼说着将握拳的左手猛然张开。

     “轰,轰,轰……”好似一场血雨临城,匆忙间祭起的昭明镜至来得及护住葛归阳和张灵媛,而其他九名钦天卫已经纷纷炸裂开来,成为了漫天的血雨。

     “你,你到底是谁!”看着对面女子谈笑之间就让自己的部下炸裂成肉末血雨,如此手段当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有如传说一般。

     “你不是知道的吗,我就叫淼!”撑起的油纸伞被淼缓缓收起,抖落其上的肉末和血渍,淼才笑着说道:“你们俩竟然能躲过这一击,也算不愧这天师之名了,只是让我再多费手脚,就真的很让人心烦了。”

     “小柒姐姐,这,这到底是什么手段,那些人,怎么,怎么会突然就爆炸了。”在远处的烬一边干呕着,一边问道,纵然他已经修行了一段时间,也见惯了生死,但是如此血腥的手段还是第一次见。

     “那个女人,我看不透,这种手段,就算是我魔族也没有这种手段。”即墨小柒皱着眉头说道,“算了,这种浑水还是不要掺和的好,我们快走吧!”

     烬赶忙跟着即墨小柒向后方退去,就在这时一支油纸伞横穿而来,即墨小柒手中黑芒涌动,一条黑色的长鞭捆向油纸伞,紧接着长鞭一抖,那油纸伞被黑芒裹住,随之就化为碎屑消失了。

     “看了这么久的戏,两位还想走吗?”淼朝着即墨小柒和烬的方向笑着说道。

     “没想到还是被发现了,我们明明已经将气息收敛的很好了啊!”烬不禁嘀咕道。

     “发现了又如何,赶紧跑!”即墨小柒说着拉起烬就纵身而起,致心诀运转之下,两道黑色的翼展瞬间打开。

     “想跑?”就趁着淼分心他顾的时机,葛归阳也拉起张灵媛转身便跑,同时身上燃起红色的遁光,想要借机逃走。

     淼不慌不忙的将双手合十,下一刻就化作两个一模一样的淼,其中一个追向葛归阳,另外一个追向即墨小柒和烬。

     葛归阳看着越来越近的淼,手中金钱剑当即祭出,只听得“嗡嗡”作响,那金钱剑化作数缕毫光射向淼飞来的方向,张灵媛则只能紧跟着葛归阳,无法出手。

     即墨小柒看着速度诡异的淼,也不由分说的挥动长鞭,数道黑气凝结而出的鞭影交织而出,烬则双臂合十,随之轰出一道斗气波纹,是其在求魔宗学到的灵技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