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七十三章 箫声起春夜惊雷
    听了赵沐风的话,几人不禁陷入思考,在斟酌此中成功的几率。

     “何,赵沐风,谢谢你的如实相告,但是我想问,你的态度是代表谁的,离天门,还是何家还是?”公良莘试探着问道。

     “代表我父亲和义父,以及我的态度!”赵沐风沉声说道。

     “你不会是仅想凭借你们三个人的力量挑战两边势力吧,在这仙界,你可不是主角。”端木秀笑着说道:“不过我想试试!”

     “秀儿!”公良莘想开口制止,不过还是没有说出口:“算了,我管不着你,赵沐风,我很佩服你的勇气,不过,只有勇气是成不了事的,我希望你能有至少五成的把握,再做这件事,那样我也会加入!”

     和璧和时枢听罢也点了点头,显然他们也不太相信赵沐风有能力做成此事。“赵沐风,若果真能有五成把我,我和璧虽然修为低下,但是也愿意召集和我一起逃走之人,再助你一臂之力,报答你的营救之恩!”和璧抱拳说道。

     “既然如此,那我现在就作书与父亲联系!”赵沐风听得几人的话语当即大喜,立刻拿出纸笔修书一封,将自己经历的事情以及想法告诉父亲。

     看着赵沐风将书信用千里传信之法送走,几人也开始商议接下来的行程,公良莘和赵沐风肯定要将端木秀送往曹家,和璧自然也随同一起,时枢则是决定要赶往方丈岛,他本是方丈岛的住民,如今脱困,自然要回家看看。

     “那就此别过了,诸位有缘再见!”时枢拿上几人赠予的路费和一些必需品,转身向李家区域的港口赶去,其他人则是一路南下,准备穿过李家,然后在经由陈家的区域赶往曹家。

     若说在李家管理的区域是鸿儒遍地,那么陈家的区域就是丝竹管弦之乡了,以乐入道的陈家,凭借一曲鸣霄乐章,陈家在这蓬莱仙岛上站得一席之地。而其管理的区域之中自然也汇聚了大量的以乐入道之人。

     当一行人来到这里的时候,立刻便被这里的乐风之盛深深吸引,街道两边,皆有乐音入耳,往来之人,俱配各式乐器。

     “看来往之人,皆是高雅之士,有君子之风,这陈家当不愧笛仙之称。”公良莘看着过往之人,不禁称赞道。

     几人正说间,只见远处有人群聚集,更有乐音阵阵从中飘出,余音不绝,四人遂往那里赶去,但是拥挤的人群让几人只得在外围站着。

     “这是在干什么?”赵沐风向旁边的一位修士问道。

     “看来你还不知道啊,前几天有一位狂生扬言要以一只箫挑战各路修士,要从这里一直战到笛府,胜负无论,且每战都不用重复的乐章,昨日他五战三胜,今日已经两胜一负了,这不又有人上去了。”听着那人讲完,众人不禁为之侧目,竟是何种胆气和心性能够让人行如此之举。

     “我有点想看一看是什么样的一个人能够在这笛仙的治下,做出此等事情!”和璧不由开口说道。

     “那我们就想办法挤进去吧!”端木秀当即提议道。

     四人说做就做,由于和璧比较高大,自然而然被选出来作为开路之人,其他三人则在后面紧紧跟随。

     四人还没有挤到中间,场内的乐声已然传了开来,当先一声,宛若弹剑之声,声透云霄,在场之人彷佛都感受到一股浩荡的剑意,随之而来的琴声层层叠叠,气势更是节节攀升,宛若有人借苍茫天地积蓄剑势,只待一剑,斩破苍穹。

     “若是任凭这琴声积蓄气势,对面之人必败无疑。”赵沐风听着琴声判断到。

     正说话间,一声微弱的箫声于琴声中缓缓而起,声声缕缕宛若游丝,却又不会被琴声所掩盖。

     察觉到箫声渐起,对面的琴声却并没有要去阻止的意图,毕竟此时琴声占得先机,只待势满,对面的箫声将再无胜算。

     就这样那琴声若巍巍高山,倚天之剑,蓄养着此中剑势,与最初的浩荡凌天不同的是,那琴声好似垂天之云,越发厚重起来,让人为之窒息。

     然而就在这时原本丝丝缕缕的箫声变得越发微弱起来,若微风低吟,流水浅唱,虽然微弱却依旧能在这响彻云霄的琴声中清晰听到。

     “这样是琴声要赢了吗?”端木秀听着琴声问着公良莘。

     “虽然我不太懂乐道,但是我觉得能有如此胸襟之人,应该不会如此轻易就败在这琴声之下吧。”公良莘摇了摇头说道。

     “不知怎么的,我觉得这箫声有些耳熟,一时之间想不起来是哪里听的了,不过我觉得这笛声还有机会。”赵沐风仔细听着箫声思索道。

     说话间场中的琴声终于达到了顶点,又是一声弦动,随之而来的琴声则是出鞘之剑,明晃晃,惨烈烈,一瞬间大河直下,九霄云落,要一口气将那气若悬丝的箫声淹没殆尽。

     “一决胜负的时候到了!”在场所有人都意识到了这是决胜的时刻。

     在破天之剑的琴声中,原本微弱的箫声骤然激荡而起,丝丝缕缕的声音瞬间若春夜的惊雷,于无声之处,轰然而出,撕破原本就浩大的琴声,若一道蛟龙,嘶吼之间将剑气捅出一个窟窿,进而抓住一点逐渐扩大,就这样瞬间将场地之中的琴声压制了下去,唯余下雷声滚滚,纵横间彷佛有雷霆乍现,让之前琴声压抑的气氛也变得轻松起来,使人不觉大呼痛快!

     趁着这个机会,四人终于挤到了人群之前,看到那持箫之人,赵沐风和公良莘也终于解开了心中的疑惑,此人正是诗府李家的李炳坤。

     “我输了,阁下果然厉害,这一曲春夜惊雷,让在下输的心服口服,告辞!”对面操琴而坐的男子输了却也不感到羞愧,起身施礼后,转身而去。

     “承让了,我们江湖再见!”李炳坤收起紫竹箫,挥手说道,“今日可还有人愿与我一较高下,在下乐意奉陪!”

     一语落罢,围观之人面面相觑,却没人再愿意上前,却也是此地处在边缘,倒也没有多少高人,这几天李炳坤已经将有些修为并且愿意出头的人都挑战了一遍了,故而也就没人了。

     “看来该往前走了。”李炳坤笑了笑转身准备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