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六十七章 寻踪难沐风脱身
    虽然曾经看到父亲施展的焚破天际的金乌炎天斩,但是赵沐风顶多以为凭借自己的修为能够击退两人就是大幸,当灵气在口诀的加持下疯狂涌进萧瑟剑身,赵沐风甚至感觉到周身的灵气都瞬间被抽离了出来。

     赵沐风在挥出剑的一瞬间,连周遭的灵气都被炽热的金乌之炎焚烧殆尽,虽然与父亲幻化出的金乌体型相差很大,但是在炎珠的加持下,其威力已经超出了邢铭关浩的承受范围之内,再加上是突然出手,防不胜防之下,两人就做了这剑下亡魂。

     “除了此二贼,也算是告慰高兄的在天之灵了,只是目前我能力不足,无法再做些别的事情,更何况将两名归元宗的弟子斩杀,只怕他们很快就会查到是我动的手,看来只能先离开了。”一念至此,赵沐风强撑着施展灵技之后虚弱的身体向着指路银珠的提示的方向逃去。

     由于体内的灵气已经十去八九,赵沐风根本无法御剑飞行,只能一边疾跑,一边吸纳着周边的灵气,来充盈自身。为了防止留下痕迹,赵沐风还得施展敛气术来隐藏自己的灵气。

     归元宗宗门所在,一位黑发白眉的老者须发皆张的朝着两位徒儿气息消失的方向冲天而去:“何人如此大胆,敢对我归元宗的弟子下手,我尹白眉的名号是不是已经震慑不了宵小之辈了!”

     虽然时值午夜,但是尹白眉的声势还是让许多归元宗的弟子跑了出来,猜测着发生了什么事情能够让三师伯如此愤怒。

     “尹师伯已经很久没有露过面了,没想到今日以这样的方式现身,只怕那个惹恼师伯的人凶多吉少了。”一名弟子说出了诸多人的心声,看着尹白眉的身形渐远,众人也不再傻站着了,纷纷回到居室里了,至于发生了什么,明日估计就能知晓了。

     “空气中这股炽热的灵气,竟然如此霸道,这施术之人竟然是出尘入化境界之人,可是邢铭和关浩怎么会惹上这种人呢?”尹白眉捋着胡须查看着四周的战斗痕迹:“最后他们的气息就是消失于此,莫不是尸骨无存,竟然如此狠毒,到底是什么人!难道真以为老夫找不到他吗!”

     尹白眉缓缓升到空中,双手法诀连打,刹那间灵气都汇聚起来,原本浓密的火系灵气也不断消散或者被转化成了水系的灵气,尹白眉打出最后一个法印,随后一掌拍出,但见汇聚的灵气化作一片透明的光罩将下方的区域整个笼罩起来。

     “水技,溯源!”尹白眉一指点出,光罩笼罩下的区域好似被隔绝了一般,变得虚幻起来,那光罩上不断向下散落细小的光点,而底下的景物竟然开始不断向回播放,整个区域的时间在不断的倒退。

     尹白眉皱着眉头观察着此地的变化,终于他看到了一道人影从西方倒退过来,地上的灰烬在时间的倒推下竟然变成了自己的两个弟子,而那火系灵气凝聚成一只金乌,回归到一把剑上最终归结到那道人影身上。

     “此子竟然如此胆大包天,到底是何方神圣,不管如何,还是先找到他再说,就算背后站着大罗天仙,也得给我归元宗一个说法,给关家和邢家一个说法!”尹白眉一个弹指,下方的景象在光罩之中化为星光散去,那片区域也恢复成了之前的模样。

     尹白眉走到那一抔灰烬前,取出一个玉匣,抬手间将两人化作的灰烬收到里面,随后掐起法诀开始演算那凶徒的去向:“此子还真有些手段,竟然将气息遮盖的如此隐蔽,但是这样还不足以让老夫寻你不见!”说着尹白眉架起云雾顺着方向就飞了过去。

     赵沐风还不知道自己的踪迹已经被发现了,刚刚恢复灵气的他终于能够御剑飞行,看着银珠的指引,赵沐风感受到公良莘的距离已经越来越近。

     东方已然放亮,天空中的月牙也好似透明一般,赵沐风却也没有心思欣赏周遭的景色,而凭借着修为的恢复,他也终于可以完全施展敛气术,使自己的气息完全消失不见。

     在追赶赵沐风的尹白眉也发现了异常,原本能轻易发现的踪迹已经变的越发微弱起来,这让他不由加快了追踪的速度,可是在赵沐风愈发隐秘的敛气术的效果下,尹白眉的追踪还是不得不慢了下来。

     方丈岛端木家以缤纷仙诀传承千载,迷花潭畔九彩花海层林尽染,卧秀山庄、藏秀山庄以及隐秀山庄三庄相连,层层叠叠,九彩十八色,其中仙蕊奇葩数不胜数,而端木家的缤纷仙诀正是与这草木植物息息相关。

     此刻藏秀山庄外两道倩影绕过葱葱草木,躲过巡逻的侍卫,摸到了门口,然而早有一名身穿玄衣的男子站在门口,好似早就知道了她们的意图。

     “大哥,你不睡觉在这干什么啊?”身穿淡蓝襦裙的少女嗫嚅着问道。

     “你问我,那我还要问问你们两个呢,自从公良莘来到这里,你的心思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是不是准备去蓬莱。”端木毓看着妹妹和公良莘沉声说道。

     “大哥,这不关莘儿姐姐的事,我就是想出去看看,自小就在这藏秀山庄里长大,我待够了!在我被许配给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之前,我难道都没机会去看看吗!”端木秀冲着哥哥喊道。

     “好啦,我在这里不是拦着你的,大哥对你如何,你还没数吗?这个给你,路上小心,早去早回!”端木毓摸了摸妹妹的头宠溺的说道,“公良莘,希望你能帮忙照顾一下我妹妹,她自小也没出过远门,一路上就拜托你了。”

     “毓哥哥,你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秀妹妹的!”公良莘经历了这么多天的游历,此刻身上也少了初见时候的傲气,而多了些许沉稳。

     两人在端木毓的目送下出了藏秀山庄,朝南方去了。

     端木毓看着两人远去后不禁摇了摇头:“我的傻妹妹,难道她真的觉得能瞒过老爹从藏秀山庄逃跑吗,若没有老爹的允许,她连闺门都出不去的呀,好了好了,回去补个回笼觉去,睡得正香就被老爹叫起来做好事,我这当哥哥的也是仁至义尽了,呵欠,真是困死我了。”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