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八十二章 乘骐骥兮赴群魔
    一  “海域之东不知几亿万里,有大壑焉,实惟无底之谷,其下无底,名曰归墟。八纮九野之水,天汉之流,莫不注之,而无增无减焉。”何以看着那身下的彷佛连光都会被吞没无踪的归墟,呢喃说道。

     “没想到那沉入归墟的仙岛竟然会以这种形象重新出现在仙界,那彭玉磋似乎运用一种鬼道的方法将逝者全部唤醒,如此行径,与邪魔何异!”赵灼锋沉声感叹。

     归墟之上的天空阴云低垂,隐约雷鸣,一股特别的波动在这一刻传遍整个仙界,每一个仙界之人心头都浮现出一道感悟:有鬼道现界,召逝者而还,逆天而行,所在仙民,当戮力同心,荡而平之!

     “没想到,千载沉寂,岱舆、员峤二岛竟然会以此样貌再现仙界。”双极门王思淳打来闭关的洞府,门口侍立着一位身着银边双极门道服十五六岁的少女,见到王思淳出关,赶忙跪地请安。

     “柳儿,想必你也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召集门人,用大挪移阵法,目标,三岛中央。”王思淳说罢,拂袖朝阵法所在走去:“我倒是要开开眼,千年前的古仙人,又能如何!”

     “老夫闭关百年,竟是被这一道天意唤醒,岱舆、员峤二岛,有趣,有趣,或许突破大罗天仙之位,就在于此了!”震阳门闭关之处,霹雳龙吟,电光冲天,高冠墨袍,上官晴明的父亲——上官信长乘龙而出:“震阳门子弟,随我荡魔!”

     声音所过,但见雷光阵阵,无数条遁光漂浮到雷龙之侧,俯身听令。

     “雷技,雷龙万里遁!”一声呼啸,那雷龙瞬间化作吞天之龙,将震阳门弟子尽数裹挟在其中,忽然而逝。

     “灼锋和灼翔应该都在那里,你真的不去吗?”离天门闭关之所,宗老站在一个紧闭的洞府前轻声问道。

     “我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们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解决吧,至于带领弟子赶往战场,弟弟,就麻烦你了。”一道微弱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唉,罢了罢了,那我就走一趟吧!”宗老叹了口气转身而去,“离天门弟子听令,即刻启动离天坛,赶赴荡魔!”

     “难得的闲适时光啊,就这么打破了,罢了,罢了,且备温酒,待吾等归来共饮!”何言道于饮留潭侧长身而起,身后众何家子弟御起长醉葫芦,布阵而行。

     “仙界已老,却能又见古人,吾公良输此生何其幸也,众儿郎,走也!”公良家千机城上机括傀儡密密麻麻,宛若诸天魔神,张牙舞爪,飞遁而去。

     “隐秀、藏秀、卧秀三庄子弟听令,启动琳琅昊天舟,出发!”端木越羽扇指出,有遮天之船,从天而降。

     同一时刻,蓬莱仙岛上正要出发的李家、陈家和曹家却在这一刻发生了动乱,近半数子弟与不知从何处窜出的彭家、季家子弟汇合,猛攻三府,一时间蓬莱仙岛之上仙光纵横,不只五家纷乱,其域内大大小小的家族在这一刻也纷纷被卷入到其中。

     “未曾想彭家狼子野心,竟然合两家之力策反数百家族,如此一来再加上二岛之古仙人,仙界危矣!”曹松臣挥袖间打飞两名企图偷袭他的仙人,猛然感觉一道杀机袭来,竟是一名大罗天仙朝他飞来。

     归墟之上,原本震耳欲聋的流水之声早已经被天地间复活的古仙人的嚎叫所掩盖,在彭玉磋的操控下,最先复活而出的岱舆、员峤两岛的古仙人已然飞扑而上,纵然只是还魂而生,但是毕竟生前也是呼风唤雨的仙家之人,生前的攻击手段竟然还能施展的七七八八,唯有神识残缺,但是那庞大的数量,依旧让在场之人捉襟见肘。

     “快,将仙舟排开作为屏障,大家摆好阵势,一旦让对面冲破阵型,吾等绝无生还的可能!”紧急关头何以、端木婧和公良括三人被推选为统筹全局之人,指挥抵抗。

     彭玉磋看着前方用仙舟排起的防御阵型,一脸戏弄,心念一转,数百道枯瘦的身影呼啸而出,血红色的灵气流转,勾画而出各式各样的符印,一时间各色灵技好似陨石天降一般,划破阴云低垂的天空,虽是白昼,压抑的气氛却仿若极夜。

     “父亲,我们怎么办?”原本三方对峙的局面却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被打乱,赵沐风不由问道。

     “如今四面八方都被彭、季两家及其党羽封锁,我们只能先聚集在一起防御了,刚才那道天意也说明整个仙界都已经知晓此事,我们只要撑到支援到来,应该就安全了。”赵灼锋符印打出,一个磨盘大小的火球升腾而起,将迎面而来的灵技挡住。

     “赵沐风,总算找到你了。”赵沐风循声望去,却是彭海晏、公良莘和和璧等数十人飞了过来。

     “大家有什么打算吗?”看到众人过来,赵沐风开口问道。

     “没想到我父亲竟然会有此图谋,简直是天怒人怨之行,现在我们必须要撑下去,那岱舆和员峤两座仙岛的古仙人绝对不止有现在这点能耐,我总有一股不好的预感。”彭海晏忧心忡忡的说道。

     “集合整个仙界之力还不足以消灭这两岛的古仙人吗?”公良莘皱着眉头问道。

     “现在复活的古仙人差不多都是玉完天仙境界的仙人,但是对于我等来说还足以应付,怕就怕在如果出现更多的赤明天仙甚至大罗天仙,就糟糕了!”端木秀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说道。

     “不管如何,我们还是赶紧加入战斗吧,虽说仙门之争是三岛之仙皆来,但其实也就是每家来个十多人,有的甚至就一两人,还要去除彭季两家的势力,着实堪忧啊!”和璧在一旁说道。

     “你们都来我这边吧,有我的九凤仙火罩保护,你等可以放心出手!”赵灼锋看到众人说道。

     听到赵灼锋的话,赵沐风立刻带领众人掰开阵势,抵御古仙人的进攻。由于此刻众人的位置是战场的边缘,再加上有仙舟作为掩体,所以袭击而来的古仙人并不多,只是要小心不时乱飞的灵技,赵沐风等人也是在赵灼锋的指挥下进行防御,一时间还是游刃有余。

     倒是正面战场上,数量巨大的还魂而归的古仙人丝毫不顾及性命的冲阵,让仙舟的防御岌岌可危,再加上那诡异的血色灵技带有腐蚀能力,让防御阵法不断被破坏。

     “看来你们并没有发现我的阵法已然布成,哈哈,尔等今日不死,更待何时!”彭玉磋一声呼啸,只见蜂拥而上,扑击众仙人的古仙人中,有一百零八人不知何时站定成势,有电闪雷鸣,阴风怒号。

     “天罡三六,地煞七二;以我血肉,召请星河;此日为祭,丧钟当鸣,八荒六合,周天陨灭!血技,周天玄煞阵!”一道道血色的灵气自古仙人的七窍之中喷薄而出,七百五十六道灵气勾勒成一个庞大而繁杂的阵法,随着语调渐衰,血色之光投下,正好笼罩住下方的众人,一股毁灭的气息瞬间浮现在众人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