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零五章 归来共奏得胜令
    “太阴化生,水位之精。虚危上应,龟蛇合形。周行六合,威慑万灵!灵技,玄武降临!”随着玄武龟灵的虚影浮现在整艘船之外,弱水升腾而起,化作滔天水幕!

     “这,这怎么可能!”黄建看着势在必得的攻击竟然在弱水之中再无踪影,不禁心底有了一丝凉意。

     “怎么可能,除了神君之能,以及当初的天蓬神将,怎么可能还有人能搅动天河弱水!”青离神卫看着那道弱水之中的龟灵,突然有了些许明悟。

     远处盯着天河之中战况的混元神将眼中划过一丝异色,那玄武龟灵让他不由地想起了昔日的事情,以及那位风华绝代的四象神君!

     “去,让他们把阵法打开缺口,放那艘船过去!”混元神将叫来侍卫吩咐道。

     “大人,可是……”侍卫刚想劝说,但是看到混元神将的眼神,当即退了下去。

     “灵技,飞鱼艘!”那黑衣老者终于完成了灵技,但见玉盘放出一道巨大的符文盘,耀眼的光华之中,一条若龙若鱼的幻兽冲身而出,附着在船身之上。

     “吟!”一声长鸣,那飞鱼双翼展开,带动着船身飞速上前,外部的玄武龟灵则在承受着来自各处的攻击,正在逐渐变淡。

     “再坚持十息,就能冲过拦截了!”黑袍老者控制着船身的前进方向说道。

     “我来,玄冰,收起你的灵技,别强撑着!”东方傲天看着北冥玄冰的面色赶忙制止了他要强撑的意图。

     “角亢之精,吐云郁气,喊雷发声,飞翔八极,周游四冥,来立吾左。灵技,青龙降临!”这一刻雾气愈发浓厚,而其中霹雳重重,龙吟响彻天河之上!

     “怎么会,这是孟章神君,孟章神君!”青离感受到那阵气息,不由浑身战栗,那云遮雾绕之中的青色身影,那令人压抑的气息正是孟章神君的气息!

     “为什么,为什么孟章神君会出现在这里!”黄建顾不得灵力的储备,各种灵技全都向那云雾之中发射而去。

     “吼!”那威严的苍龙身影现身于天河之上时,不止是青离与黄建处在震惊之中,船只前方的天河水军也都纷纷跪身行礼。

     如果说北冥玄冰的玄武龟灵只是完成一半的半成品,充其量让那些修为高深的有些感应,那么东方傲天的青龙降世就是让孟章神君的投影出现在了此处!

     “多少年了,已经多少年了啊,自从四象神君被贬谪,其座下四圣也随之消失,今日,终于又一次看到了神君的身影啊!”混元神将望着天河之上的青龙身影,不觉间泪流满面。

     “看来这次,我真的是交上了不得了的朋友了啊!”雷鸣锋望着头顶上神威四溢的青龙感叹道。

     “就是这样,一股气冲过去吧!”望着后方的灵技不断打入青龙的身躯之中,湮没不见,南宫霏雨兴奋地喊道。

     “这是?”黑袍老者只见原本被封锁的江面豁然开朗,就这样,在天河水军的目送下,飞鱼艘飞速穿过了二重天的主流,向一重天前进而去!

     “混元神将,你什么意思!”黄建看着天河水军打开的缺口,厉声喝问道。

     “什么意思,哈哈,四象再现,吾主不日即将再临,你等怕是看不到了!”混元神将大笑一声,挥手之间,江面上天河水军再成军阵,杀气腾腾!

     “你,你要干什么,我们可是神王的直属神卫!”青离看到此情此景,也不由色厉内荏,“这还有高明神将的府卫,出了什么意外,你,你可是要负责任的!”

     “几名神卫在追击敌人的时候不慎落入弱水之中,本神将抢救不及时,十二名神卫葬身天河之内,这责任,本将还是负得起的!”伴随着混元神将的声音,天河水军卷起弱水滔天,状如巨鲸,翻腾而下。

     同时又有水汽凝聚而成的利刃迎空而来,青离黄建等人在如此攻势之下勉强撑了五息,伴随着一道霹雳水炮带来的爆炸,青离、黄建以及十位觉明府神卫全部葬身天河之中!

     “回去报告给神王和觉明府,就说这些人追击途中被贼人打入天河之中,已经死了!”混元神将吩咐完毕,即往自己的神府走去。

     “二郎贤侄,接下来,你会怎么走呢?”混元神将眺望着远方,喃喃自语。

     魔界,西域与中域边界之处,元天文易已经从北部带兵越过边界,贺兰沃索也从南部越过边界!

     贺兰沃索虽然也具有魔界男子肤白个高的特点,但是他早年征战四方,原本英俊的脸上早已经密布刀疤,配上短须,煞是凶恶!

     “哼,什么靖难,不过是想要争夺王位罢了,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崽子,本将出马,看他能撑几何!”望着从西北方蔓延而来的古月沧怀的西域联军,贺兰沃索不由嗤笑道。

     赤原之上,两军泾渭分明,魔气升腾,旌旗飘扬,肃杀之气另赤原原有的魔物都退避开来,不敢靠近。

     贺兰沃索一路走来,不断扩军,原本一千五魔将,一万五的魔物,此刻已经膨胀到两千魔将,三万魔军,五万魔物,当然另一边的元天文易也是与之相差无多。

     反观古月沧怀这边魔将数量虽然差不多,但是质量是就要差至少两个档次,魔军倒是有四万,而魔物却一只都没有。

     “竖子,你凭什么和本将斗!”贺兰沃索摸着下巴上的刀疤笑着说道:“命令前军不动,左右两军侧翼向前,后军看好辎重!”

     令旗飘扬,军令下达,然而奇怪的是古月沧怀的联军仍然呈一字长蛇,横亘在前,似乎丝毫不怕自己的阵型薄弱,被对方突破开来。

     中军帐中,古月沧怀与三名西域的魔将正对坐饮酒,边上有军官在不停地标记着贺兰沃索军队前进的地点。

     “诸位,胜负之手,就在今日,可敢与我共破敌军!”古月沧怀举杯说道。

     “敢不从命!”

     “此杯共饮破千旌,归来共奏得胜令!”酒尽碗碎,号角齐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