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八十七章 去神格七情为魔
    传说之中,六道轮回,其中神魔本为一界,上九重天为天神生存之地,而最底一层是流放犯人、魔物等等的神狱之所在,然而这种情况在数千年前因为七情天神的叛乱而发生了改变。

     掌管七情的七尊天神因为理念的不同与四象神君公然闹翻,势单力薄的七情天神被四象神君集结神界之力打落九重天,一不做二不休的七情天神撇弃神格,以大法力催动神狱,在其部曲和神狱之中的流放者的支持下,脱离神界,建立魔界,七情天神也化为七情天魔,固守魔界。

     虽然魔界只有一重,但是其土地辽阔,经过数千年的发展,以及七情天魔的守护下,建成了势力林立但名义上以魔皇古月洪辰为尊的魔国。

     但是如今古月洪辰寿命将尽,其女因私通仙人被囚,其子潜逃,不知所踪,其他子嗣则被魔族新晋的亲王明空琳琅碾压,更为主要的原因是明空琳琅的小儿子明空琼欲在出生之时就引来了七情天魔的投影,这是魔族数千年来未曾有过的异象,可以说父凭子贵,明空琳琅已经具备了继位魔皇的实力和势力,举国上下也都在等待着这一天的到来,即便有反对者,也只能藏在暗影中蛰伏下去。

     这一日,魔界西疆,怒域,原本平静的天空中突然凭空出现一道石门,地面上的魔族还在观望与议论的时候,一列列的魔族士兵从石门之中降临,而在最后的则是表情无奈的古月沧怀和何以。

     “不是我说,你这个侄女就是想找事,是不是,我告诉你,你赶紧给我把他俩找回来,否则,我跟你没完!”让何以这么生气的原因很简单,在众人穿过跨界之门的时候,抱着赵沐风的即墨小柒竟然故意慢了几步,随后一头扎进了乱流之中,虽然知道那小姑娘肯定有方法回来,但是何以还是忍不住发脾气。

     “小柒的性格就是这样了,她此去就是要帮助沐风醒过来,并且帮助沐风更进一步的,我给你保证,沐风会平平安安地回到你面前来,好吧,这样,握在这怒域还有两位亲近的部下,他们那有我魔域一顶一的好酒,我让他们拿出来,行不!”古月沧怀拍着何以的肩膀说道。

     “这是你说的,沐风要是有事,我就掀翻你老家。”何以说着却已经拉着古月沧怀往前走了:“还磨蹭什么,你们魔界的酒,就以前沧雪请我喝过两次,我都念念不忘好久了,正好我还在想在哪等灼锋他们过来呢!”

     “错了,方向是这边,你往东走,我们得直接被明空琳琅给吃了!”古月沧怀叹了口气说道。

     人间界,轩辕皇城内,东方傲天看着身边的三位好友,打开了即墨小柒给他的东西,那是一件漆黑的小鼎,上面雕刻着各种魔族文字,而使用的方法,东方傲天在摸到鼎的时候,就存在于脑海之中了,想来是古月沧怀施展的手段。

     “三位,我想再说一遍,这个鼎只需要我们四人的血脉就可以了,你们可以不用和我一起去的。”东方傲天严肃地说道。

     “想什么,老大,这么好玩的事情,我怎么能不去,魔界哎,想想就刺激!”西门孤叶笑着捏出一块糖放到嘴里。

     “孤叶的话有道理,反正家族那边没我什么事,正好去旅游啦!”南宫霏雨拍着大腿下了决定。

     “赞同。”北冥玄冰点了点头,此时他的脸上还有些许大战之后留下来的伤痕。

     “好,我就在此谢过三位了,事不宜迟,我们开始吧!”东方傲天割破手掌,悬在小鼎上方,血液流出,不一会就占据了鼎的四分之一,其他三人也纷纷如东方傲天一般,割破手掌放血,将鼎盛满。

     随后东方傲天开始掐起法印,嘴中念着催动小鼎的咒文,随着法诀的流转,那小鼎表面的铭文流转而出,漂浮在上空,鼎内的血液化作一道螺旋而上。

     当鼎内的血液全都浮在上空形成一个血球的时候,七道铭文将血球各自引出一道,化作血幕,将四人包裹在内,随后一道红光涌向鼎内,空间涌动之后,小鼎消失不见。

     魔界的极北之地与人间的极寒不同,却是极热之所,在这里有一座常年喷发的火山,名为炎流山,此处的天空因为常年的火山喷发,悬浮的火山灰挡住了魔界本就黯淡许多的阳光,火山周遭生活着诸多魔物,大多性情暴虐,厮杀不断,而今日,此处的魔物变得更为躁动。

     一位身着华丽凤纹黑袍的少年踏上了通往炎流山的路,少年面目清秀,那一双凤眸上挑,有着天生的华贵与雍容,而令诸多魔物兴奋的正是少年身上散发出来的最为纯正的魔气。

     “嗷!”当一只猿形魔物率先跳将出来,双爪泛着幽光抓向少年,只见腥风相随,烟尘弥漫四起!

     “哼!”那少年看着扑面而来的魔物,步履不变的继续向前走去,就在那魔物近身三尺之时,一点黑芒在魔物的额间射入,血花四溅,魔猿的瞳孔还处在疯狂的血色之中,为着即将到嘴的美味而欢悦时候,他的身体已经失去了控制,摔在了地上。

     魔猿的死亡并没有让其余的魔物后退,反而激起了他们的凶性,一时之间,无数的魔物蜂拥而上,欲将这少年吃肉喝血!

     好似乌云蔽日,漫天的魔物将最后一丝光明掩盖,在那最黑暗的中心,少年的脚步终于停了下来,但见其双手拇指相抵,其余八指交叉,若佛门法印,但随后他手中法印倒扣,宛若心形:“心诀,心魔法相!”

     宛如天魔的低语,咏唱之声于少年周边响起,七色的铭文在其头顶依次浮现而出,少年闭合的双眸在这一刻缓缓睁开,体表的魔气涌动,凝聚成一尊面目与他一般无二的法相,不过其面庞之上有斑纹庞杂,背后六只蜘蛛腿张扬而出,妖异而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