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七十六章 祭春日与子同袍
    轩辕历三月初五,春分,阴阳相半,昼夜均而寒暑平,帝王祭日于坛,乃国之大典,士民不得擅祀。

     是日卯时,青丘山上,旌旗林立,百官册列,六军在下,九卫在御,轩辕华烨乘龙辇,踏云气,携紫光,自皇城而来,落于青丘山上,宗庙之前。

     相国侯刚仓羽待到轩辕华烨落座之后,才缓缓走上前来:“三月初五,春分已至;四方吉时,祭礼开始!”

     随着侯刚仓羽的话音落罢,编钟响起,钟磬想和,六军肃穆,九卫庄严,声震八方,而闻于天。

     轩辕华烨在司礼官的陪同下,缓步走上祭坛,展开手中的祭文,朗声开口:“惟帝王继天建极,抚世绥猷,教孝莫先於事亲,治内必兼於安外,典型在望,缅怀正德要道之归,景慕维殷,心希武烈文谟之盛。兹以边檄敉宁,中宫摄位,兹宁晋号,庆洽神人。敬遗专官,用申殷荐。怀思春露,祀典告成;陈斯俎豆,来格来歆!尚飨”

     读罢之后,轩辕华烨手持祭文将之置于身前的鼎中,但见火光升腾,青烟伴随朝阳而起,声乐奏响,而百官跪拜,礼敬上天。

     “祭日已罢,誓师开始!”随着侯刚仓羽的声音再次响起,山下的军队爆发出呐喊之声,若雷鸣在野,声达四极!

     “今五洲纷乱,民不聊生,自轩辕临御天下,四海以内,罔不臣服,此岂人力,实乃天授。五百载未有此变局,而七国战乱,亦有朕至过错……中洲虽幸免于外,然五洲皆属王土,四海尽是王臣,今日誓师,当平定五洲,再建盛世,立纲陈纪,救济斯民,将士听令,当勠力同心,平复乱贼!”轩辕华烨的声音在灵技的扩散下,直达山下,直达整个中洲,在这一刻,一直沉寂的中洲终于展露开了他的面纱,仿若沉睡的巨龙终于苏醒,开始清扫卧榻之侧的阻碍!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随着六军九卫的高呼之声,整个中洲的军队在这一刻集结起来,先前默默的准备在此时都成为了自然而然的基础,武器、盔甲、辎重与车马,在这一刻无不齐全,中洲四十郡,宛若张开的长弓,瞄准着四方的战事,一击即中!

     “常乐听命,朕命你率领虎赍、腾骧二卫以及南方十郡之军南征,整合建武!”轩辕华烨声音落罢,常乐走出阵列,接下虎符,跪领军令。

     “仓耀听命,朕命你率领武骧、熊渠二卫以及西方十郡之军东征,平复西域!”轩辕华烨声音再起,仓耀走出阵列,跪领虎符,慨然称诺。

     “风荷听命,朕命你率领豹骑、次飞二卫以及北方十郡之军北征,踏平神册!”轩辕华烨的这道命令让众人愕然,毕竟对于神册皇朝竟然是要直接踏平,不过风荷并没有犹豫,接下了军令。

     “朕将亲率六军三卫东征贞观,平定贞观、乾德皇朝之乱!”轩辕华烨此言一出,下方群臣不由议论起来,但是慑于皇帝威严,一时倒也没有敢阻拦之人,“战时一切以战事为主,凡有要务,即刻来报,其余事情,由相国代理!”

     随着祭日典礼以及誓师大会的结束,轩辕华烨乘着龙辇回到宫中,早有三人等在宫内,正是古月沧怀、孔游方以及孟一三人。

     “古月前辈,此次大军四征,中洲之内的安全就拜托你了,护洲大阵就靠你主持了!”听了轩辕华烨的话,古月沧怀摆了摆手:“约定好的事情就是这样,到时候你也得帮助我的。”说罢古月沧怀就自行离去了,留下了轩辕华烨与另外两人谈论他们的事情。

     “怎么样,诸位前辈当真不愿出来帮朕一把吗?”轩辕华烨询问道。

     “此事天下都已经默认不上出神入化,所以诸位恩师着实无法帮忙,不过我还是得到了他们赐给我的一套阵法,可堪一用。”孟一轻声说道。

     “朱夫子近来研究性理之学,究天人之际,着实无心于此,也只是让我多加小心,放手去做就可以了,他还说既然虚烁学宫的两个都敢只派两个弟子跑到贞观出仕,我未名书院又有何惧!”孔游方笑了笑说道。

     “算了,本来也就是探个口风,无伤大雅,此次征战,还望二位能够尽心竭力,重开万世太平!”轩辕华烨诚恳地说道,两人纷纷称诺。

     这一日中洲的战书传遍了五洲,得到轩辕皇族支持的势力自然心下大定,而被中洲针对的皇朝则心情不一。

     神册皇朝临潢城上空,一道黑光割裂开空旷的天空,萧煌夜和耶律政才一左一右扶着萎靡不振的耶律陌从其中走出,看着四周的颓败景象,两人也不由恻然,耶律陌在最后时分,用灵器破开了虚空,带着三人藏了进去,然而落枫眠燃尽生命施展的那道最后的灵技竟是直接追了进去,虽然威力被削减了许多,但是还是让耶律陌付出了一定的代价,护住了另外两人的周全。

     “咳,没想到落枫眠这个软柿子临死竟然还真的豁出去了,是老夫大意了,不过也只能到这一步了,既然四宇平仙阵到手,那么此次也不算亏了!”耶律陌缓缓开口说道。

     另一边厢,一道银光散尽,几近油灭灯枯的冲虚子现出身形,凭借着对《逍遥游》的理解,他在关键时刻不下了一个阵法,躲开了灵技的中心位置,但即便是这样,也让他受到重伤,几近死亡。

     整个临潢城下的大阵早已覆灭,布阵的军队死伤大半,修士虽然凭借阵盘的保护,但是也只有破玉卫和钦天卫活下来的居多,其余的修士大部分都死在了阵中,此役过后,临潢城的势力元气大伤,连临潢城的城墙都没了一面,也就是在这种环境下,中洲出兵的消息传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