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三十一章 他山石借以攻玉
    “可惜啊,他还是输了。”红台之上李斯叹了口气,悠悠说道,语气之中也包含着许些遗憾,一边的韩云更是脸色难看,想来也是没有预料到竟会因为轩辕华灿和李垚的变故,让胜券在握的局势急转而下,归涂更是落得个身死道消的下场。

     “我们虽说只是和归涂情面上的短暂合作,还帮他控制了轩辕一族的长老,为什么列国的人竟然可以坐视归涂于死地啊?”即墨小柒皱着眉头问道。

     “傻丫头,当然是为了乱起来。”何以笑了笑接着解释道:“如今七国早已非当年跟随黄帝一统五洲的七国了,所以他们自然也失去了所谓的忠心,轩辕一族的存在,就好比一块石碑,压住了他们所有的野望,而如今归涂的出现,将百年前的事情悉数翻出,轩辕一族的神性自然消失不见,所谓的君威也会因为这些丑闻而消散,那么这七国国公自然就有了可以不在听从轩辕一族号令的由头,到时候只怕又要烽火四起,五洲再无宁日了。”想到这里,何以也不由叹了口气。

     “这么说来归涂如果不死,反倒是好事了?”即墨小柒回问道。

     “世间事哪有那么简单,归涂若是胜了,轩辕皇族当真会轻易的让出人皇之位,七国国公压抑千年,当真会听命行事,轩辕一族的臣子当真会承认一个分家后人,大世将至,沾染因果,不过是徒增杀孽,这也是我和你叔父还完条件之后,就不再出手的原因。”说罢,看着即墨小柒疑惑的目光,何以笑了笑:“你一定好奇我为什么不阻止沐风上前,因为他早已经和归涂沾上了因果,我强令他不过去的话,只会对其日后的修行造成影响,况且,目前看来,对沐风的影响还是不错的。”

     轩辕华烨收回轩辕剑,脚步蹒跚的走到沐风的身边,东方傲天以防意外紧紧地护住沐风。

     “放心,我没有恶意的。”轩辕华烨走到归涂的尸身旁边竟是屈身单膝跪下:“虽然你我立场不同,但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讲心里话,君之大才,华烨打心底佩服,不过我轩辕一族的大统,还是要由我来完成,你放心,你们分家的冤情,我一定明察分毫,请安心的去吧。”

     “殿下,这归涂怎么也是我申兄的弟子,就交由我们安葬吧,想必殿下也不想让族人走的不体面吧!”却是李斯从台上凌空而下,话语中更是另有所指。

     华烨这才脸色铁青回头走向轩辕华灿仅剩的下半身,缓缓抬起右手,轩辕御龙诀幻化出一条三尺左右的金龙轰然而下,轩辕华灿最后的痕迹也化为飞灰。

     此刻全青丘山的目光都聚焦在了轩辕华烨的身上,毕竟归涂已然身死,那么毫无疑问华烨将顺理成章的登上人皇之位,轩辕华灿的身死,更是让轩辕华烨最后的威胁也消失不见。然而更大的问题也出现了,那就是七国十派的人心已经乱了,是承平盛世,还是战火再起,华烨接下来的表现至关重要。

     “诸位,很遗憾之前的对决发生的一系列的事情导致有损公平,我很钦佩归涂,他也确实无愧轩辕一族的血脉,然而,逝者已矣,吾一定给归涂一个交代,给诸位一个交代,归涂之言语,让我受益匪浅,吾继位之后,将酌情采取归涂的绝地天通之法,还望各位释戈解兵,重归于好!”华烨朗声开口,声震青丘。

     “这小子还真聪明,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既然人心已然散了,不如趁势用已有的条件收回人心,将自己重新带回大义的制高点,若七国再有作乱,就是他们的不对了。”何以笑着说道,随即他和古月沧怀交换了一下颜色,袖袍挥舞,将轩辕氏的两个长老放了出来。

     “多谢两位前辈大度,华烨在此感激不尽,若两位有何要求,只要吾等能够做到,必当应允。”看着被放出来完好无损的族老,轩辕华烨向空中深施一礼。

     看到沐风不情愿的将归涂的尸身交给李斯,和东方傲天一起回到身边,何以没在多言,倒是古月沧怀先开了口:“既然如此,我有几句话过后和你说。”轩辕华烨听了自然是答应下来。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殿下可是莫要听信这异族所言蒙蔽了。”轩辕华烨话语才落,就有人出声反对。

     “请静一静,大家听我说,我自知才疏学浅,所以想请十派掌门能够一同参与对话,不知可否。”轩辕华烨抬手压下声音说道。

     待到古月沧怀和十派掌门都应允之后,其他人也自然不再反对了,至于七国国公,此刻态度却是各有不同。

     最显眼的自然是贞观公李垚了,昏迷过去的夙鸢早被风雷卫带到后方,此刻的他端坐在车辇之上,神色倨傲,那表情自是表明不会善罢甘休,对于绝地天通一事,显然所图非小。

     乾德公赵煦则是略有些无奈的站到李垚旁边,显然他们的立场相同,至于朱後兆则是不断打量着李垚和赵煦,目光不善。

     司马衍看似倾听着华烨的讲话,心却已经开始盘算着建武皇朝内的棋子也该发动了,不由面露笑意,而他后方的三公则是一言不发,面沉若水,久经风雨的官场老狐狸,早已经喜怒不形于色了。

     天汉公刘徹则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但是其属下厉兵秣马,哪里都看不出一丝松懈,武德公拓跋焘则是骑在马上闭目养神,彷佛一切都和自己无关,包括正发生在西牛贺洲的灭佛一事。

     至于耶律宏基应该是最为激进的一个了,双目紧盯着台上的访仙谷一边,意欲择人而噬。

     “不知殿下对于绝地天通能够实行多少,要知道,我等两界恩怨稍有差池,便是杀劫四起!”李垚率先打破了沉静的气氛。

     “诸位国公,在下刚刚经历大战,有些疲惫,脑袋更是有些乱,且容我思索两日,两日之后,定当给众位一个合理的答复!”轩辕华烨抱拳说道。

     “义父,我们要去哪里呢?”平缓了心情之后,赵沐风仰头问道。

     “还记得我和你说的吗,我们要去找你的父亲了。”何以笑着说道。

     “父亲在哪里啊!”赵沐风听到可以找父亲了,声音因为激动也颤抖了起来。

     “在那里。”朝着何以指的方向看去,正是那天上宏伟依然的仙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