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六十六章 斩狂徒炎珠初试
    “这,这我不是故意的!”赵沐风取消醉剑罡扶起高旭杨说道。

     “快,快走!”高旭杨勉强撑起精神,但是胸口早已经被鲜血染透。

     “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着火,你为什么会冲过来?”赵沐风一边为高旭杨处理伤口,一边紧切的问道。

     “走,是他们,他们动的手!”高旭杨骤然瞳孔扩散,周身灵气散去,竟是直接断了气。

     “谁在那里!”赵沐风猛然瞥见两道黑影冲向窗口,赵沐风断定定是凶手无疑,当下放下高旭杨的尸身,纵身跃起,冲向那两道黑影。

     那两道黑影似乎并不打算和赵沐风动手,纷纷避开赵沐风的身形,眨眼间已然摸到窗户旁边,翻身而出。

     “哪里走!”赵沐风一指点出,数道离珠纷纷而落,砸向那逃跑的两人。炽热的离珠划破黑暗,却在贴近那两道身影的时候消失无踪,那两道身影继续向远处逃遁。

     赵沐风剑诀掐起,萧瑟剑展出遁光,赵沐风跳将上去,朝着两人追了过去,时值九月,凛冽的夜风吹过脸颊,赵沐风却已然猜出了来龙去脉,那两道身影赵沐风也推断出来正是归元宗那两个弟子。

     两人深夜探入高旭杨的屋内,纵火行凶,将高旭杨的修为封住,待自己进去之时,嫁祸给自己,同时在外面放出自己杀人的话语,到时赵沐风断没有机会再在此地立足,将自己从这里赶走,他们又可以继续称王称霸了。

     “可是他们不怕我带人回来报复吗?”赵沐风一念至此,突然打了个冷颤,前方一直逃遁的两人皆停下了身形,看着赵沐风不断的靠近过来。

     “邢铭,关浩,你们也不用遮遮掩掩了,敢作敢当,此处就我们三人,你们两个还想如何!”赵沐风倒提萧瑟剑,走上前来,表面上气定神闲,精神却保持着高度的警惕。

     对面两人皆双手张开,冷蓝色的灵气汇聚成细小的珠体,在空中四散飞扬,法印打出,那颗颗珠粒汇聚成一只幻兽扑向赵沐风。

     见对方不想多话,赵沐风知道这又是一场生死之搏了,看着那狰狞的好似虎豹一般的幻兽,赵沐风一拍腰间的长醉葫芦,拔出塞子的葫芦在沐风的催动下,爆发出无穷的吸力,向幻兽笼罩过去。

     那幻兽在葫芦的吸力之下逐渐开始离散,隐隐有崩溃的感觉,那两人却也不慌不忙的任凭其分散开来,左边的人顺势掷出一个蓝色的圆环,滴溜溜随风便长。

     赵沐风左手掐诀点到萧瑟剑身之上,只见红光闪烁,剑身随着赵沐风的手诀飞了出去“火技,萤火!”剑尖一点荧光,于暗夜之中,恍若流莹。

     环剑相接,萧瑟剑一声剑鸣,将那蓝色的圆环刺出道道火光,紧逼着其不断后退,赵沐风连连催动法诀,飞舞的萧瑟在夜空中留下一道道轨迹,宛若长蛇。

     正在此时,另一个人早已经催动法诀,双指点出,原本崩溃的幻兽浑身一抖,只见最外层的蓝色颗粒纷纷顺着吸力被赵沐风的长醉葫芦收了进去。而内里则窜出一只狸猫大小的幻兽照着沐风的便咬了过来。

     “火技,升凰落!”赵沐风右边膝盖抬起,火光熊熊之中,一只炎凰跃然而出,顶着那幻兽的腹部冲天而起,在空中赵沐风双肘捶下,一声惨叫传来,那幻兽散成无数颗粒。

     赵沐风还没有落地,斜地里一把长锥带着寒气刺了过来,赵沐风躲闪不及,肋下被长锥滑坡,当时那寒气就附拥而上,顺着伤口流向经脉,想要冻住灵气的流转。

     “不好,绝对不能被这样封了灵气!”赵沐风二话不说,绛天真炎诀即刻运转,化为一股暖流的火红色灵气与寒气相撞,作为三仙门传承之一的绛天真炎诀自然是霸道无比,那寒气仿若土鸡瓦狗,瞬间就被融化殆尽。

     “怎么可能,我的归元寒气竟然被瞬间破解,即便是何家大梦仙诀,因为同为偏向水系心法的原因,是不可能这么快破解的。”邢铭吃惊之间,措手不及,赵沐风趁机脱身而出,萧瑟剑飞回手中,挽了个剑**退邢铭。

     “这样拖下去,我肯定是必败无疑,得想办法脱身才是正理,万一再有别的归元宗弟子过来就糟了!”赵沐风御剑而起,向西方冲了出去。

     “拦住他,关浩!”邢铭打吼一声,紧接着挥手间数百颗细小的水珠纷纷而出,化为一条长蛇紧追不放。

     关浩一口灵气喷出,那蓝色的圆环竖起,射出幽蓝的光柱,罩向赵沐风,后发先至,竟是比邢铭的水珠还快了几分。

     “好快,我御剑的速度完全不够!”赵沐风心诀一变,致心诀启动,随之肩膀一振,两道灵气幻化出的翅膀,三色符文流转,两翼拍打,带起两道旋风。

     “这是什么灵技,速度怎么那么快!”看着瞬间拉开距离的赵沐风,邢铭御起长锥,化为一道蓝色的流光追了上去。

     另一边的关浩法诀一掐,身形就出现在圆环所在之处:“那小子飞得那么快,怎么追上他!他真的只是真如不二的境界吗,比我们都快出将近一倍来,真是邪门。”

     “我怀疑他是用了什么秘术,强行提升飞行的速度,肯定不能持久,你我只要别让其消失在视野之中,他肯定跑不了,只要过一会秘术的时间过去,他就是我们的瓮中之鳖了。”邢铭分析之后说道。

     “哼,既然你们这么想死,我就成全你们!”感应到后面二人的紧追不舍,赵沐风瞥见前方的一个小山包,一振翼飞落下去。

     “师兄,他落下去了!”关浩一见赵沐风果然如邢铭所说坚持不住了,不由兴奋地说道。

     “追上去,快,别让他跑了!”邢铭二话不说,驾起遁光冲了过去。

     感受到远处两人的靠近,赵沐风激发墨玉的敛气术,将自身的气息遮掩起来,同时掏出一粒父亲给他的炎珠,另一只手则握紧萧瑟剑,口中念念有词:“天地有火,金乌为正,见有不平,一剑焚之!”

     邢铭和关浩落到地面根本感应不到赵沐风的气息,正四处寻找之间,猛然感觉一道炽热的火焰喷薄而来,化作一只巴掌大小的金乌,缓缓张开鸟喙,一声长鸣,瞬间将两人吞没殆尽。

     连一声尖叫都没来得及发出的两人就这样葬身在金乌炎天斩之中,修行多年,最后也不过是灰烬一堆,尸骨无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