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五十八章 截去路多说无益
    体会着绛天真炎诀的玄妙,赵沐风甚至感觉得到连空气中的火系灵气都更加的亲和,在此状态下施展火技,其威力会大大提升,而父亲传授给他的六种灵技更是有三个是玄灵技。

     赵灼锋之前施展过的那惊天一剑——金乌炎天斩就是其中之一,另外两个则分别是天怒八荒和赵家的家族秘技——九霄烈赤炎绛天。

     据赵灼锋的讲解,金乌炎天斩在此三招中是最弱的,就赵沐风目前的修为也就只能勉强修炼金乌炎天斩,至于后两招,等他的修为再高一些才可以修行。

     另外三招灵技则就比较简单了,分别是能够增强御剑攻击的萤火、刚猛的火系剑招荡焰三式以及用下盘施展的升凰落。

     经过一番父亲的解惑,赵沐风决定先仔细感悟这三个灵技,之后再进行金乌炎天斩的修炼,如此一来,在没有玄灵技的对战中,赵沐风自信至少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看着赵沐风努力修炼的样子,赵灼锋打心底露出开心的笑容,不由得也趁着这个时间仔细的打量着自己的儿子,分析着哪里想自己,哪里像他的妈妈。

     “沧雪,你知道吗,我们的孩子如今已经长大了,并且真的能够将我们的所学融会贯通,你要等着我啊,仙界事了,我就去找你!”赵灼锋当下平心静气,开始继续恢复自己的修为。

     何以驾着遁光,不断计算着时间,并且不断隐藏着踪迹,不过很显然,他的施为失败了,当一驾飞梭划破苍穹,带着红色的遁光出现在三人面前的时候,何以的脸色难看了起来。

     一直闭目修行的赵灼锋和赵沐风也看到了那气势汹汹的飞梭,不用猜都知道来人一定是赵灼翔。

     “快,我们去地面!空中沐风太危险了。”赵灼锋开口说道,何以心领神会,赶忙向地面落去。

     “我亲爱的哥哥,不如跟我回去吧,你在外面,我可是放心不下啊!”当赵灼翔和裘无逊飞身而出,轻飘飘地落在三人面前。

     “灼翔,你何必苦苦相逼,你我各有所求,道不同不相为谋,我只想离开此处,去救出沧雪,然后我们一家找个与世无争的地方好好生活,这离天门的门主,赵家的族长,我根本就不相当,何况父亲都罚我面壁,在他心中,你肯定已经比我优秀的多,我走之后,这两个位置不都是你的了吗!”赵灼锋沉声说道。

     “哥哥,你眼中还有没有仙界的法规,还有没有赵家的家法,你还嫌惹的事情不够多吗,你是非要将赵家的脸面给丢光吗!我赵家传承数千年,你是要一朝将其抹黑吗,你有何面目去见列祖列宗!”

     “姐夫,何必废话,不如直接动手得了。”一旁的裘无逊手中光芒闪过一把红色宣花大斧出现在手中,声势骇人。

     “灼锋,你可要想好了,我已经通知了我父亲,你要是强来,就准备面对他老人家的怒火吧!”何以说话间手中琨琼戒已然光芒大放。

     “何以,这是我们家事,你一个外人,就不要掺和了,就算是何老先生,也不会多问一句的,如果你现在离去,我们之前的过节就让它过去了,若你再如此胡搅蛮缠,我可就要去方丈岛讨个说法了。”赵灼锋说话间,身形上前,手中红芒暴涨,正是其灵枪“焰缨”。

     看着走上前来的两人,修为恢复了七七八八的赵灼锋也挥手间召唤出了自己的灵器,但见一把通体赤红的长剑,非金非铁,好似玉石雕成,其上有纹飞凰焰舞,通体三尺二寸,上有两字,曰:“凰舞”。

     “何以,你带沐风先走,我先拦住他们。”赵灼锋沉声说道,右手横平,挡住赵灼翔的天降一枪。

     “不行,你才刚刚恢复,把你留下来,太危险了,你快带沐风走,我拦住他们。”何以说话间,挡在了沐风身前,裘无逊的宣花斧正好劈过来,被何以以琨琼戒的剑光挡住。

     “看来我们是都走不了,唯有一战了!”赵灼锋苦笑着一剑刺向赵灼翔的腹部,腾身而起,空中法诀连打,左手控制着一只火焰巨手从底部猛然抓出。

     “火技,噬炎!”赵灼翔左手耍了个枪花,右手拍出,随之一握,一张火焰汇聚的巨口将赵灼锋的灵技一口吞下,随之化为火星,赵灼翔枪尖挑出,身形在空中甩过一个弧线,双脚带着残影揣向赵灼锋。

     何以这边则和裘无逊正打的不分胜负,一来裘无逊走的正是至刚至阳的风格,一把宣花巨斧配合正霸道无匹的绛天真炎诀,连火焰都似咆哮着燃烧一般,让何以十分难过。

     二来何以在离天门消耗的灵气还没有恢复过来,前行的时候遁光又一直是它在维持,让其一直不能恢复状态。

     三来那琨琼戒威力巨大,其耗费的灵气也比较多,对于何以来说也是一个包袱。并且何以还要注意保护赵沐风,防止其被波及,如此一来,何以的压力极大,一直处在防御的架势上。

     赵沐风也发觉了这点,心急如焚的他拔出萧瑟剑,却发现自己很难插上手,无论是两人的灵技还是攻击过程,都远远不是他能够干预的了的。

     “看来我还是躲远一些比较好,这样义父能够专心对敌。”当下赵沐风御剑而起,青鳞盾随心而动,在周身环绕,抵消道道灵技激起的余波。

     “速战速决!”何以喊了一声,手中琨琼戒高高扬起,灿烂的白光好似正午的艳阳,于那一点扩散开来的白芒之中,一个巨大的日轮法阵出现在何以身后:“神光如矩,丝毫必现,漫步九天,层云尽染。灵技,九天尽染!”随着何以的法诀完毕,但见不计其数的银色小剑好似雨丝一般纷纷而下,却没有丝毫声息,那法阵所笼罩之地已然变为银白之色,所谓层云浸染,不过是此般效果。

     “焰分当散,一斧二为,气盛凌云,断五气聚。火技,焰分滚气劈!”裘无逊将宣花斧于胸前猛转随之上劈而出,火焰熊熊,化为浪花卷起,更有雷声阵阵,迎向何以的攻击。

     “哥哥,这次可给你带了个惊喜!”说着不等赵灼锋反应过来,赵灼翔虚晃一圈,左手袖中飞出一物,但听得有九凤齐鸣,而焰火大盛,赵灼翔脸上都露出了笑容。

     “这,这是。九凤仙火罩!”看着迎头照过来的火焰网罩,赵灼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