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二十三章 阵法通玄仙门显
    入得修行之门,则大愿不外乎证道长生,而飞升仙界就是最为重要的一环,可是自从五十年前至今,已经太久没有过飞升仙界的修士了,一个原因是三十年前的十派伐魔让老一辈修士死伤殆尽,另一个是如今达到世间法尽头的修士根本感应不到传说中飞升仙界的仙门,而今天,轩辕天松竟然公然举办飞仙典礼,自然是一片哗然。

     相比于前两日的青丘山,今天的青丘山多了一丝肃穆与庄严,往来之人目光皆注视着最高点搭建而起的五色高台,一道须眉皆白却青丝满头,身穿淡金色龙袍,头束朝天冠,手持玉如意的身影在万众瞩目之中,乘鹤而来,落到高台之上。

     当那人身形落定,四方修士轰然施礼,那道人双手平举,微笑示意:“自百年之前,老夫退下皇位,闭入死关,以求证道飞升,五年前方才悟道而出,没想到其间风云变幻,物是人非,旧时相识竟是凋落无几,岂不痛哉?然今日之飞升典礼非为彰显吾身,而是老夫要告诉诸位一件大事,一件关乎吾等所有修士的大事!”

     轩辕天松环视在座,捋着胡须缓缓说道:“百年不见飞仙的原因,老夫在闭关中已然发现——那就是当今之世,仙门已关,故此我等修士即便是已然达到世间法尽头,依旧无法得到那一丝仙界的召唤,从而渡劫飞升,得享长生!”

     轩辕天松一席话宛若平湖之落石,惊起滔天波澜,尤其是已然达到世间法尽头的修士,竟是激动的站起身来,就差仰头骂天了。

     “大家不必焦虑,今日的飞仙典礼就是在下要为五洲修士打开这封闭的仙门,为吾等搏得万古长生的一份机缘!”石破天惊,轩辕天松语不惊人死不休,本来仙门封闭,仙路断绝已然让在座修士心情激荡,而今这打开仙门更是惊世骇俗。

     “若天松前辈当真能为吾等修士重开仙门,此恩无以为报,我未名书院愿为轩辕一族马首是瞻!”未名书院中当先四人之一,四君子中的琴君子秦韵深施一礼,这句话引起在座修士纷纷效仿,一时间各个宗门纷纷表态。

     “呵,好一出阳谋,重开仙门,引得各派顶梁修士飞升而去,直接削弱修士的实力,借用开门之恩,得修士之允诺,又能树威于五洲,真是堂堂正正,却又无法不从!”何以端坐在祥云上笑着说道。

     “话说仙门真的关了?”胡沧怀一脸疑惑。

     “要不你觉得我会放着灼锋在仙界受苦,却在人间浪费时间嘛!”何以望着东方开口说道。

     “是啊,已经九年了,时间还真是快啊!沐风都长的这么大了。”胡沧怀看着不远处一脸认真听着轩辕天松讲话的沐风说道。

     “吉时已到,诸位道友且看老夫如何重开仙门!”轩辕天松说罢,手中如意碧光大放指向晴空。

     同一时刻,轩辕天松脚下五色圆台光芒流转,金绿蓝红黄,对应五行之色,骤然向周围扩散,一道道铭文若游龙戏蛇,蜿蜒而出,片刻之间一个五色流转,方圆十丈的法阵以五色圆台为中心铺展开来。

     “阵起!”在阵法边缘,陡然出现八十一位修士,以阵法边缘为起点,向外共同施法,无数道防御大阵直接展开,以防万一。

     看到周遭的防护阵法做好之后,轩辕天松将手中的如意朝天打出,那碧光摇曳间化为一条碧龙,与普通的法术不同的是,其中竟是多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意蕴。

     “好手段,怪不得能够自信开天门,那如意之中包含着仙韵,能够与仙界取得勾连,如果我没猜错,那大阵是取得大五行真灵相同之物提取出的精元铸成阵基,以相生相克之平衡,引无上之秘法,聚天地之灵气,如此一来,倒还真的有可能破开仙门!”何以看着轩辕天松的种种施为不由感叹。

     “那你的弑君矛还有用吗?”胡沧怀转头问道。

     “当然有用,如果说轩辕天松是用一把锤子砸门上的锁,那么我就是直接用钥匙开门。”何以喝了一口酒,慢条斯理的说道。

     “那你干嘛不直接开门啊?”胡沧怀听了一脸无语。

     “可是我找不到门啊,百年前,我和灼锋自削仙韵,下界体验人间,想通过体悟重结仙韵,向那帮老顽固证明仙人无差,当一以待之,没想到我俩刚下届,就出了一堆破事,导致仙门关闭,灼锋更是被强行抓回去了,我因为受托照看沐风,不能陪灼锋一起回去,之后,之后仙门封闭导致我无法凝聚仙韵,自然无法找到仙门,如此一来我就像拿着家里钥匙却迷了路的孩子一般,只能逗留在人间了。”何以叹了口气说道。

     “你们事真多,真的!有时真的看不懂你们,哪来的那么多阴谋算计,谁拳头大。谁老大不好吗?”胡沧怀拄着头说道。

     “你懂什么,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这才是人啊!”何以眯着眼睛看向五色土台。

     轩辕天松控制着碧龙在空中印下一道道符印,但听得仙音渺渺,风云骤起,有霹雳自晴空传来,“仙门,现!”轩辕天松一指点出,碧龙张开巨口,喷出一枚透明的珠子,那珠子似在虚实之间,彷佛脆弱不堪,会随风而散。

     但是漫天风云在那珠子出现之后,竟是纷纷汇聚过来,那明晃晃的霹雳也都被吸附过来,就这样一道百丈方圆的漩涡以那珠子旋转开来,仙音作响,非丝非竹,却震撼心灵。

     在万众瞩目之中,那珠子一收化为黄豆大小,随之爆炸开来,两侧重云消散,在风雷之中,一道高余百丈的门户于穹苍之中,缓缓出现,抬头看去,八十一道玉石铺就的台阶静静飘浮两侧一百六十二道石柱直达天顶,上有草木鱼虫,诸天星斗,数不清的玄妙,台阶尽头,两扇古朴而厚重的门户不知是由何种红色的玉石制成,散发出自亘古而来的威严,门户边缘有五种灵兽的雕文首尾相连,仔细看去,却是白鹤、黄龙、朱凤、碧麟、青鹿,端个是栩栩如生,神妙无比,祥云流转,妙音不绝,当真是一眼过后,心神向往之!

     时隔百年,传说中的仙门出现在世人面前,这恢弘无匹的气势让在座之人看的如痴如醉。

     轩辕天松在高台之上看着那仙门,饶是已经道心坚定,两眼也是老泪纵横,平复了一下心绪,众人也发现了问题,那仙门在云气之中就那么静静地矗立着,不过却没有丝毫要开启的样子。

     “太上有道,五行真如;相生相灭,得铸真灵;万法归一,求得通玄!急急律令,真灵五行湮灭通玄阵,起!”随着轩辕天松朝向地面阵法的左手推向指着仙门的右手,在座之人只感觉四周灵气鼓荡,江河入海,尽皆汇入到地面的阵法之中。

     彷佛来自太古的叹息,彷佛来自洪荒的哭泣,那五色流转的阵法中在这一刻瞬间化为透明,一道璀璨至极,却又极尽平和的光柱,缠绕着从阵法吸取出来的五色流光,朝向仙门轰然而出。

     “如意子,莫负我!”仰天长啸之中,碧绿如意化作的碧龙攀附在那道带有毁天灭地气息的光柱之上,咆哮着紧闭不开的仙门。

     “啊,故乡!”眯着眼,看着云雾之间那道屹立千古的巨门,何以喃喃出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