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四章 破法阵是我非我
    随着一道银白的遁光若白虹贯日般荡尽台上的诸般幻象,凌皓轩在无数剑修的欢呼声中赢下了第二大轮最后一场比赛,论道也正式到了第三轮,此时每一组都只剩下二十多人,可以说能够撑过第二轮的人第一是实力够强,第二则是运气够好,不过在接下来的三轮则是完全拼实力了,只有真正的实力和智慧才能战胜同组的对手,取得小组的前三名,此刻的沐风就需要一个机会能够让他接受真正的试练了,他的对手正是身穿熟悉的访仙谷道服的弟子,看到他,沐风不由就想起了天羽论道时候与冲元子的一战,如今想来还有些后怕,没想到今天又遇上了访仙谷的弟子。

     “访仙谷冲牧子,请赵少侠赐教!”冲牧子一开口,就认出了沐风,想来也是在天羽论道时候认识的。

     “赵沐风,请道友赐教!”赵沐风也同时笑着回礼,论道开始。

     深知访仙谷的阵法造诣的沐风起手就是九个离珠轰然而去,自身则是御剑而出,要凭借近身来压制冲牧子布置法阵。

     “来得好!”冲牧子大笑一声,手中印诀打出,“九字有言,曰斗!”冲牧子气息为之一变,沉稳刚毅,四周灵气猛然注入其身,冲牧之双手横开,红光过后,一把长伞出现在手中,上有诸般符箓,名为遮目。

     伞盖撑开,有红芒成盾,将离珠散去,冲牧之身形急转,绕到沐风身后,伞柄挥出,正迎上赵沐风的萧瑟,冲牧之也不恼怒,伞盖合起,与沐风交手两个回合,转身再绕。

     赵沐风不断持剑追击冲牧之,奈何冲牧之就好像水中的游鱼,触之即走,交手下来却也耐之不得。

     “一定要想办法控制住他!”脚踩醉游步,赵沐风突然灵光一闪,手中萧瑟倒插,火焰从剑身向四周蔓延开来,火技,焰泳。

     看着赵沐风停下来后释放出的火焰,冲牧之微微一笑,丝毫不在意火焰的席卷而来,不过下一刻就看到赵沐风手诀一变,原本地面的火焰皆化作无数道炎蛇,追着冲牧之而来,隐隐之间,成合围之势,赵沐风更是拔出萧瑟,振剑之间,醉剑罡吞吐而出,于炎蛇之中穿梭而过。

     剑伞相击,有金铁之声,然而沐风却是心头一喜,左手法诀打出,数道炎蛇凝聚,化为一道长鞭,向冲牧之腰间捆去。

     冲牧之却是一个纵身,后跃而出,手中遮目转动,射出道道红光,“火技,飞虹雨!”

     当赵沐风抵挡住冲牧之的灵技之后,却见冲牧之正手掐法诀,一脸笑容的看着他缓缓开口:“起阵,地刺落石之阵!”一时之间,论道台上以沐风为中心,方圆九尺被灵幕网罗,其内地面颤抖,不断有地刺破土而出,沐风御剑凌空,上方的灵幕竟现出数十块巨石,轰然而下。沐风脚踏萧瑟只能单手召出剑罡,劈开一块又一块岩石,然而下方的地刺也越来越高,这样下去沐风只会被困在阵内,输掉论道。

     “可恶,他到底什么时候布下的阵法,我明明一直在追着他啊!”沐风心思急转,猛然间他看到了阵法边缘的地面,那是由一道道金色灵印组成的,而那个灵印是脚印的形状。

     “哈哈,看来少侠看出来了,没错正是我在缠斗之中,以灵气汇聚在脚底,布下法阵,不如赶紧认输吧!”冲牧之撑着伞,笑着说道。

     “难道只能到这里吗?”天空中的石块越来越多,赵沐风逐渐应付不过来了,御剑更是支撑不住,只能靠着身法落到地刺之上,在不断突刺而出的地面上辗转腾挪。

     一个躲闪不及,沐风被一块岩石从背后砸中,整个人直接就飞了出去,赵沐风只感觉喉头一甜,一口血就喷了出来。在空中的赵沐风勉强稳住身形,打出一个法诀,最后一指点在空中,却是“致心诀,水镜。”波影荡开,并没有移动,而是对着赵沐风冲了过去。

     “接下来,交给我吧!”这是赵沐风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看着赵沐风被岩石打飞之后,冲牧子正想示意执法者宣布比赛结果,好让他解除灵阵,免得伤了赵沐风。然而下一瞬间冲牧之猛然心生惊觉,回头看时,只见赵沐风脸上不知何时多了数道橙蓝相间的斑纹,浑身的灵气更是又强了一截,只见“赵沐风”手持灵剑爆发出冲天剑气,连周遭的灵气都为之一振。

     “这种程度,何足畏惧,你还真是弱啊!”抬出手将迎面的岩石抓爆,“赵沐风”几个起落踩着地刺冲到阵边,二话不说,举剑就砍,后方的石头和下方的地刺则被他借着身法强行躲开。

     “你教给沐风的绝对不是你们一族所传的“心魔法相”,否则这么光明正大使出来,没道理这些人都无动于衷!但是看这运行方法和灵技,还有很多相似的影子,到底是什么?”何以看着下方沐风的状态,传音给胡沧怀。

     “这可以说是“心魔法相”,或者说是从“心魔法相”中推演而出的“致心诀”,一部可以让我们能和人间修士一般运用灵力修行的功法,至于来源,是我们一族之前一直在研究的雏形后来被姐姐带走,在她和姐夫一起努力下完善而成的。至于威力虽然比心魔法相差了一点,但是胜在能够隐蔽我族的身份。”胡沧怀回答道:“而且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沐风似乎修习起来效果更好,甚至弥补了缺失的那一部分不足。”

     说话间,“赵沐风”已然破开了阵法,脱身而出,随之萧瑟舞起,月诀·眉月斩出,在强大的冲势之下,冲牧子的灵伞直接被打飞,赵沐风左手探出,灵气汇聚而成的手爪飞出,“致心诀·贯心!”,冲牧子慌乱之中被赵沐风的手爪提起扔飞,在不甘中消失在法阵之中。

     “喂,你该出去了!”无悲无喜的声音响彻在寂静的橙蓝世界之中,赵沐风才回过神来。

     “下一局,记得用心我如一,我觉得我要突破了。”摸着额头上淡淡的绿色斑纹,“赵沐风”轻声说道。

     当赵沐风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自己已然回到了祥云之上,下方早已经是下一场论道了。

     辛字台上,英湘洛一袭流云道袍无风而动,背上洛神剑轻吟,静静的站在那里就释放出无穷冰寒剑意。她的对面却也是有过几面之缘的人。

     月白僧袍,青丝尽断,念珠转动,有无量功德,正是菩提寺弟子——如幻和尚。

     “阿弥陀佛,英道友又见面了。”如月双手合十施礼说道。

     “还请道友不吝赐教,湘洛这里有礼了。”英湘洛抱拳回道。

     “论道开始!”

     话音刚落,有剑鸣阵阵,声若龙吟,正是洛神剑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