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八章 洛神剑出荡邪魔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云影镜所产生的光罩也渐渐稀薄,抵挡攻击的祥云也变得虚幻。郁灵鸾的脸色也苍白的可怕,一看就是灵力即将耗尽的样子。另外一边,英湘洛膝上的洛神剑则已经几近出鞘,那若有若无的龙吟之声更是清晰无比,恍若真龙就在身侧吞云吐雾一般。

     “诸位同门,看你们的了!”于因为罗,只见郁灵鸾手中的小镜子滴溜溜一转,飞回到郁灵鸾体内,那蓝色光罩也瞬间化为星星点点直接消失。郁灵鸾赶紧盘膝而坐,开始恢复灵气,说来也怪,她的身体表面竟浮现出一层淡淡的光罩,保其安危,看来又是那云影镜的神妙了。

     “沐风、于检田你们牵制住怪物,婉玉、藏宏宽拦住狼妖,冷瀚冰你处理郁师姐身边的干尸,上!”英湘洛此刻莲步轻踏,裙袖飞扬,不假颜色的面容上更显冰寒,手中三尺长剑寒芒吞吐,阵阵龙吟更是让周边邪物心寒。其余众人听了各施法而去,赵沐风和于检田自是将手中灵器舞的滴水不漏,一时间剑罡与戟影将那怪物笼罩其中,不时传来其愤怒的嘶吼。

     藏宏宽则是拔出巨剑在前方力扛攻击,只见他身上不时泛起黄色的灵气,形成一面面土墙,既是防御,也能困敌,后方的张婉玉羽扇招摇,一道道风刃、冰锥伺机打向狼妖的脆弱部位,因为之前英湘洛与郁灵鸾的攻击让狼妖也受伤不少,躲避起来自然不再那么灵活,所以一时之间也是旗鼓相当。

     那道人此刻正面对着持剑而来的英湘洛,及时相隔近丈,他仍感觉到扑面而来的刺骨寒气,“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有如此神兵!”

     英湘洛也不答话,脚步腾挪间,藕臂轻伸,那蓝汪汪的一道剑气若奔雷而去,任凭那道人费劲手段才将之化去,然而未及他喘息,数道剑气纷纷而下。灵气散尽之后,那道人之前的从容已经荡然无存,红色的道袍早已千疮百孔,整齐的发髻也散落开来,让他还能支撑下来的确实他手中拿着的一件血红色的铃铛。

     “女娃娃,道爷就不信你还能撑得下去,这把剑是威力无匹,但是你一开始没有使用肯定是还没有完全掌握吧!那道爷就看看你能撑多久。”马脸道士说着手中铃铛大响,下方的狼妖和干尸都变得躁动起来,攻击的力度也越来越大。这一边沐风醉剑罡直取怪物胸口,铃铛响时,那怪物眼中红光一凝,手中力道再加,竟硬生生击开于检田的玉蛟戟,同时一个跃身躲开了剑罡。藏宏宽处也因为猝不及防之下被狼妖挠破了两道土墙,幸亏补救及时才未让其脱身,不过代价就是藏宏宽身上又添了四道伤口。

     这边的变化自然被英湘洛看在眼里,自然也是心急如焚,紧接着她似是下定了决心,眸中寒光一亮,手中洛神剑抹过左手指尖,染上血迹的洛神剑蓝光更盛!

     “精移神骇,忽焉思散;其形渺渺,翩若惊鸿!灵技,惊鸿!”英湘洛右手持剑,左手掐诀,脚下步法宛若凌波,飘摇间竟躲开了马脸道士的诸多攻击。当最后一个字念毕,英湘洛剑诀收起,双手握剑冲天而起,流云袍涤荡飞舞,洛神剑绽放出无限光华,灵气聚合而成的形状宛若一直飞鸿,将英湘洛裹在内部。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她怎么会施展玄灵技!这不可能的!”马脸道士一开始并没有注意英湘洛的法诀,然而待到那碧蓝的鸿影凝结而出之时,却脸色大变。当即想也不想就将狼妖和怪物都强行召唤在自己身前,他自己更是一口血雾喷到铃铛之上,那铃铛幻化而出巨大的光影,将其护在其中。说来繁复,可不过就是刹那间的事情,那飞鸿两翼舒展,眨眼间就掠到狼妖之前,那飞鸿两爪一伸,扑过来的狼妖就如小狗一般飞了出去,再一个振翅,那怪物也被蓝色的风旋轰飞,那惊鸿竟也从尾部开始消失,当飞到铃铛面前时,只剩下脖子以上的部位了!

     “给我,破!”英湘洛一声娇喝,那飞鸿脖子一仰,鸟喙狠狠的扎了下去,一时间,灵气四溢,光芒大放中将两人的身形淹没。

     其余众人也被爆炸的声势所镇住,围攻的干尸也因为失去了操控而立在了原处。当天空中的光芒散尽,英湘洛强撑着手中的剑缓缓飘落,而另外一边的马脸道士还保持着惊恐的神色,“呤~”一声清响,那铃铛化为碎片消失无踪。马脸道士不敢置信的看着胸口伤口,一道贯穿的剑伤,周遭皆被冰冻,还来不及施为的他如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坠落到地面之上,而周遭的狼妖和怪物在马脸道士身死的那一刻,身上燃起了血色的火焰,带着不甘的嘶吼声,皆化为飞尘。

     “这是怎么回事?”于检田一脸不解。

     “应该是血技,血之契的原因吧!”一边的赵沐风开口说道。

     “是的,多是邪道用来强行控制妖兽、鬼物等的手段,施法者通过一道与冥界相连的阵法,将自己和所控对象的血凝结在一起,确立主从关系,如果施法者身死,则控制的对象皆都会被血祭给冥界,且不得轮回。当真是狠毒的咒法。”听到两人的对话,藏宏宽也插了几句话。这时英湘洛也脸色苍白的走了过来,洛神剑更是已经回鞘,本来就看起来有点瘦的她行动处彷佛更加无力。一边的张婉玉赶紧将她搀扶住,防止她摔倒。

     恢复灵气的郁灵鸾此时也面色稍好了一些,去掉身前的灵罩,站起身来的她环顾了下周遭的情形,沉吟了片刻,才缓缓开口:“这次的调查看来很清楚了,那些村落应该就是邪道驱使妖兽进行的,目的就是炼制那中灵符中的阴尸。只是不知道他们一共多少人,关师兄那里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想到这里,众人不禁有些沉默,“没事啦,那边可是有关师兄啊。我猜就算有些危险,他也能摆平的!”张婉玉出声说道。

     “说的也是,我们还是先将这些干尸处理一下吧,虽然无法土葬了,还是让他们归于尘土吧。”郁灵鸾说罢,众人分好工就各自散开,只见众人立在不同的方位,将易燃的物品都扔进村落里,做好之后,众人纷纷施展火系的灵技,将之引燃,在一场漫天的大火中,凯丰村化为一片焦土。

     赤土村内,关妙微一袭白衣飞出,身后无穷的灵气爆炸开来,下方一道壮硕的身影手舞双锤将两头狼妖砸的脑浆迸裂。下方流云众人、程氏兄妹以及其他五名身穿圆领袍,头戴纱帽的青年正不断清理停止了动作的干尸。

     “多谢兄台出手相救,在下流云阁关妙微,还未请教兄台大名?”

     “哈哈,咱个说话可没那么文绉绉,叫俺李炎霸!”那壮硕的少年将双锤一收,摸着脑袋笑着说道。

     《五洲.玄灵录》玄灵技:玄灵技是高等阶的灵技,不仅耗费的灵气惊人,同时与灵技最明显的区别就是需要完整的法诀,用以沟通天地和自身,施展出来自是威力无比。

     《五洲.玄灵录》惊鸿:洛神十二式之一,精移神骇,忽焉思散;其形渺渺,翩若惊鸿,施展处,有飞鸿翩翩,化形而攻之,灵气聚合,兼有守势。